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无效老公

番外 抢婚

无效老公 公子倾城 8870 2019-12-03 08:58

  从萧澄家出来,苏小草乐呵呵的笑着,脸上堆满的笑。

对于苏茜的性格她还是挺喜欢的,不过对于于童喜欢她这个事实。她就不怎么赞同。

“你喜欢那个苏茜吧。不过我觉得你也没什么希望。你看他们夫妻多恩爱。”她突然凑近于童神秘的笑着。

她偷的那个钱包里的照片就是苏茜。

一个男人把女人的照片放在皮夹里意思自然是可想而知了。

于童朝着她瞪了眼,面无表情的冷笑道:“我不喜欢多嘴的女人。”冷漠的样子让苏小草唏嘘。

苏小草看着他愤怒的样子也不恼,朝着他耸耸肩笑了起来。

“刚刚你明明对那个苏小姐可温柔了,结果对我这样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太大了吧。”苏小草朝着他白了一眼。

“照片什么时候还给我。”于童再次沉声的问了句。

苏小草死皮赖脸的笑道:“我说过了,等我回到b市,我就把照片还你。不就一张照片。我还能怎么着了。人家都是有妇之夫了,孩子都生了俩,你惦记也没用。我都要怀孕有没有把照片给你的必要。”她说的毫不留情。

回到于童的别墅,苏小草反客为主的问于童:“我饿了,你想吃什么,我去做点吃的。”

朝着苏小草别了眼,于童凉凉的回了句:“我不饿。”

苏小草也不介意于童难堪的脸色。大摇大摆的走进厨房,在冰箱里倒腾了会儿。

二十分钟的时间,她就端着两碗面出来了。

“就这个吧,我只会做这个。”她特意做了两碗,一碗推到于童面前。

于童朝着她淡淡的扫了一眼,并不动手。

苏小草已经呼啦啦的吃了起来,毫无形象。

她俏皮的样子让于童噗嗤的笑了起来。

虽然她之前偷了他的皮夹子,但他看得出,她并不是什么多坏的人,至少她眼底还是澄净的。

“你吃不吃,不吃这一碗我吃了。”她朝着于童看了眼,看他不动手,直接把他面前的面前拖到自己面前,很快又消灭光了。

吃完,她故作老陈的拍了拍于童的肩膀:“兄弟,睡吧。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。苏茜不属于你。明天不是还得赶飞机吗?”

苏小草本就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,她朝着沙发上一躺,片刻功夫,已经沉沉的睡去了。

看着苏小草平静的睡眼,于童苦涩的笑了起来。

他转身走近房间帮苏小草拿了个毯子,帮她盖上了。

在他手刚要离开时,苏小草突然紧抓住于童的手。

她的呼吸均匀。显然是在睡梦中。

“不要走,陪我,我害怕。”她原本平躺的身子缩了缩,朝着另一侧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

于童的手却被苏小草枕在身下。

于童终究不是狠心的人,手任凭苏小草枕着,知道她睡的很熟,他才从她身下抽离。

第二天,苏小草一大早就醒了。估豆木血。

于童的别墅环境很好。

侧厅是个玻璃房,里面的环境很好,于童还特意找人细心的在里面做了秋千。

苏小草有着小女孩浪漫的情怀,自然是喜欢这里的,她刚到别墅看到这边的侧厅已经喜欢的不得了。

今天一大早趁着于童没起床,她一个偷溜了进来。

佣人看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懒洋洋的躺在花房里晒太阳。

“小姐,先生不允许任何人进来的,你赶快出来,她会发脾气的。”佣人用着纯正的英文喊着。

这间花房只有先生一个人能进来,就连佣人先生也不允许进来的。

苏小草的个性哪里会听佣人的话,嘚瑟的荡着秋千。

佣人实在没办法,只得去找于童。

佣人匆匆忙忙跑到书房。

于童看着莽撞的佣人沉声的问了句:“什么事。”

“先生,苏小姐跑到花房去了。”

听到花房两个字,于童的脸色骤变,疾步的朝着花房走去。

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,这间花房是他特意给留给苏茜的梦。

他曾经找过苏茜深谈过一次,关于她的梦,关于她童年的记忆。

为了苏茜,他特意把客厅隔开了一间,做成了玻璃花房。

他不在意苏茜是否知道,但是他这里会永远为她留着。

当他走进花房的时候,苏小草正在秋千上睡觉。

于童直接把人从秋千上拖了下来,面无表情的朝着她吼了声:“滚出去,谁让你进来的。”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。

苏小草先是一愣,随即错愣的看着于童:“于童,你不要生气,我只是喜欢这里,我没有其他意思。如果你不喜欢别人进来,那我以后不进来的,我真的不知道,你不要用这样的表情看我。”

“滚出去,你不过是个小偷,你哪里来的资格跑到我家为所欲为。你算什么东西!”于童的声音带着彻骨的寒意。

原本苏小草是愧疚的。

她本来就是直爽的性子,因为喜欢这里,才莽撞的进来的,她不知道于童的禁忌,但他的一句小偷伤了她自尊心。

“对我是小偷,你就是看不起我,所以我没有资格来这里。”她说完已经转身走了。

于童心底你的怒气未消,面无表情的看着苏小草即将走出别墅的身影:“我的照片。”

苏小草的身形滞怠了下,步子骤然的停了下来,她转身把照片扔在于童身上。

于童俯身捡起照片,从皮夹子里掏出一叠钱,朝着苏小草的脸上甩去。

这一刻,苏小草眼眶通红,委屈的泪水无声的低落。

她蹲下身子,一张张的捡起地上的钱,等捡玩地上所有的钱,她慢慢的起身,把钱叠整齐了,然后放在口袋里:“谢谢于先生的打赏。”

她一字字咬牙切齿的说道,说完转身孤寂的离开。

看着苏小草的背影,那一刻于童心底莫名的自责

于童回b市的行程自然不可能为了苏小草改的。

他早已经准备好了回去的机票,苏小草走了,他显然还是要回去的。

他到机场时,苏茜和萧澄特意都过来送他。

看到他就一个人,苏茜诧异的问了句:“小草呢,她不是要和你一起回b市的吗?”

于童脸色微微滞怠了下,然后笑了笑:“她有点事,不和我一起回去了。”

苏茜和萧澄狐疑的相视看了一眼。

于童并不愿意多说,苏茜和萧澄自然也不是多问的人。

目送着于童上飞机。

等于童进仓,苏茜才低声的问了句:“他和小草吵架了?不过我挺喜欢那女孩的性格,比较开朗。”

萧澄淡淡的笑了笑:“你没觉得他和苏小草不熟吗?两人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关系。你真当她说的话都是真话。我看那女孩十句话九句是蒙你的。”

苏茜低声的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啊,但你没觉得于童和那妹子很配吗?”

萧澄轻轻的摇了摇头,笑道:“于童的事让他自己解决吧。感情的事别人帮不了他什么。”

苏茜低声的叹了口气:“我总是觉得亏欠了他的,而且”

萧澄伸手把她揽在怀里,轻吻着她的发,低声的说道:“没有而且,如果每个喜欢你的人你都要负责,那你一辈子是不是太忙碌了。你如果没事做,可以去公司帮我。”

苏茜抿唇笑了起来:“挣钱是男人的事,我和小汤圆还有诚诚在家里等你下班就成了。你是不是才养我没多久,就不愿意了。”

萧澄宠溺的在她唇上吻了下:“你说呢?”

两人走出机场时,萧澄突然想起来:“妮娜生了,是个男孩,昨天杨戬给我电话了。”

苏茜微愣,随即捂嘴低声的笑了起来:“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们,上次法国像逃似得回来的。这次去法国我们多留些日子,好好玩玩。”

“你想去我们就去。”

“那去吧,带着小汤圆。”

“恩,好。”

“”

于童上了飞机,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在飞机上看到苏小草。

“谢谢于先生的打赏,否则我恐怕回不来b市。”苏小草朝着他低声的说了句。

于童想要开口说话,但最终没说什么。

两人知道下飞机都没再开口说话。

于童其实心底是知道的,像苏小草这样的女孩在英国生存下来不容易,靠着偷蒙拐骗更不容易,就是这样的人自尊心才会更强。

他之前的那些话肯定是伤到了她。

下了飞机,苏小草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的,和于童背道而驰。

于童看着她倔强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。

接下来,一系列的工作他忙的晕头转向的,手术被排满了。

“于医生,今天空降一个女医生,据说是院长的干女儿。而且长的很漂亮。我一直以为院长正直,没想到也有干女儿啊。”

对于干女儿两个字,所有人都明白其中的意思的,所以于童在心底依旧给她到了标题。

于童这么都想不到,所谓院长的干女儿会是苏小草。

换上了白大褂她的皮肤更加的白皙了。她带着无框的眼镜出现的时候让于童震惊了很久。

她的身材本来很高挑,无关特别精致,她进来还特意画了个淡妆,让人看上去更加的明艳动人了。

她是由院长亲自带来的,还亲自介绍。

“草草是我的家人,希望大家多多帮她,尤其是于童。”院长和蔼的笑着。

对于这个院长于童一直都是敬仰的。

他在这间医院也有股份,所以院长对他始终是客客气气的。

他对院长的印象也不错。

可当他看着院长亲昵的挽着苏小草进来的时候,他第一反应就是愤怒。

他目光冰冷的盯着苏小草。

苏小草恍若浑然不觉,朝着他看了一眼,然后若无其事的朝着她打招呼:“你好,我叫苏小草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她朝着朝着众人鞠了个躬,然后逐个上前打招呼。

到于童的时候,苏小草意味深沉的额说道:“于医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院长疑惑的看向苏小草,目光定格在两人身上。

于童和苏小草相视了片刻,两人默契的握了握手。

等院长离开,中午午饭的空隙,于童直接把苏小草拖到了天台: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他愤怒的朝着苏小草吼道。

苏小草嘲讽的看着他,然后冷笑道:“于医生也真是自作多情。我到这里只是工作,你真的是高看了自己。”她说完已经狂妄的转身。

于童看着她瘦弱的背影说道:“苏小草,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”

苏小草朝着他耸耸肩,低声的笑着:“不好意思,我就是你想的那种人。”

那笑容带着无尽的辛酸。

接下来,苏小草和于童的接触很多,医院里关于苏小草和院长的事越来越难听。

她自己本身也是知道的,但她却并不理会。

直到关于她和院长儿子的婚事在医院传开,所有人都恍然大悟。

于童听到关于苏小草的顺时,脸色难看而震惊。

两人在一个科室,两人就像陌生人,没有任何的焦急。

拿着苏小草的喜帖,于童心底莫名的难受。

看着她从最不堪到如今风光无限,她的辛酸他也很清楚,明明应该为她告诉,他胸口却如同堵了一口气,痛的近乎麻木。

苏小草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,淡淡的说了句:“跟我来一下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于童沉默了下,跟着她上了天台。

两人面对面站着,苏小草低声的笑了笑:“于童,如果不是你,我想我不会有今天的。”

她那句话让于童一愣。

她转身背对着于童,自嘲的笑着:“正如你所说的,我是小偷,在英国我可以为了生存偷东西,甚至为了生计用尽手段。但是我告诉你,我虽然偷,虽然抢,但并不比别人卑劣。穷并不是我的错,错只是错在我的命不好。所以哪怕是我触碰了你的禁区,你也不能那样羞辱我。”

她说完,拿出最初于童给她的钱,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脸上甩去。

于童静静的站在那里,任凭钞票散了一地。

苏小草转身决然的离开。

她的婚事三天后举行。

她到医院上班大概也有三个多月,虽然沟通并不多,却也算是朝夕相处。

喜帖上,苏小草的笑容里带着浓重的忧桑。

那一刻,于童心底莫名的愧疚。

他甚至在想,是不是因为自己,苏小草才会走到如今的地步。

“小童,今天我们一起去酒吧吧。”

于童犹豫了下,最终答应了。

扭动的无耻,疯狂的音乐,几人都是酒吧的常客,其实于童之前也常来,曾经想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忘掉苏茜的时候,他也曾荒唐过一段时间。

但很多东西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。

“你们看,那不是苏小草,她不是还有三天就要和院长的儿子结婚,她怎么在这里。”

有人指着苏小草诧异的说道。

舞池中央,那个穿着暴露,画着浓妆在疯狂扭动的女人不正是苏小草。

于童满脸震惊的看着她,随即猛的起身,毫不犹豫的朝着苏小草跑去。

他直接把人从舞台上拽了下来。

因为人多,苏小草并没有看到他,不设防的,她跌入了于童的怀抱。

地下,不少人欷歔,更有不少人不满。

“放开我。”喧闹的声音早已盖过了苏小草的声音。

抱着苏小草直接朝着外面走去。

“于童,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,你放开我。”苏小草妖娆的身在在他怀里激动的扭着。

于童面无表情的抱着,最后咬牙启齿的说了句:“你再动,我直接在这里要了你。”

苏小草穿的近乎是真空里面。

三点式。

任何男人看到都会血脉喷张。

“谁让你来这种地方的。”于童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。

苏小草冷冷的笑了笑:“于先生,人要显示,我没有学历,只有偷东西的本事,你觉得我想要生存还能靠什么。”

于童横冲直闯的把她带进了一间酒店。

开了房间。

然后直接把她扔在床上,转身离开。

苏小草起身从他身后抱紧了他,头磕着他的后背低声的问道:“于童,你爱我吗?”

于童的身子一震,想要去推开他,但却怎么都不忍心。

苏小草用力的掰过他的身子,迫使他面对面的看着自己。

化妆后的苏小草妖娆而迷人,尽管身上沾染了风尘,但眼底依旧澄净而命令。

“就当是成全我对你的爱。”她低声的呢喃着。

这一次,于童并没有推开她。

苏小草慢慢的俯身,拉下他的束缚,低头。

室内一片旖旎。

在于童最后进入苏小草的那一刹那,他的脸色变了变。

她是第一次!

“你”于童是震惊的,他完全没想到她居然会是第一次。

苏小草痛的皱紧了眉,昂头吻上了于童的唇。

“谢谢你。”这是她全程说的唯一的一句话。

第二天醒来,除了床单上的那片红渍,并没有任何的痕迹。

于童匆忙的起床,当他询问服务台的时候,人家给了他这么一句恢复:“房钱一句付了。”

这一举动对于童来说无疑是侮辱的,但却又夹杂了多少的决绝。

“她离开多久了?”

“大概一个多小时。”

于童掏出手机去拨她的电话,没人接听。

于童正常的去上班,其他的医生告知他苏小草以后不会来上班了,要专心做院长的儿媳妇了。

找了一整天,苏小草如同人间蒸发了般。

消失了。

就在当天,院长也打过于童电话,问苏小草有没有来上班。

显然他们也在匆匆的找人。

关于苏小草的故事,院长大抵的告诉了于童。

她是故人之女,他一直找了十几年,后来知道她在英国艰难的生活,所以他派人去英国找人,但他们到英国的时候,苏小草已经离开了。

若非巧合,他与苏小草在她父母的坟墓那边相遇,他恐怕还会耽搁好久才能找到她。

“她父母就是医学界的神话,苏彦夫妇。后来被人暗杀。她身上天赋很好,只是她学医太晚,需要时间慢慢雕琢。她是个直爽的姑娘,我很喜欢她,所以让她和我儿子结婚,”

苏小草消失了两天,直到婚礼当天,她骤然的出现在大街的面前。

今天的婚礼于童自然也是参加的,而且还是证婚人。

看着朝着自己一步步你走来的苏小草,想起她那一晚的疯狂,想起她生涩倔强的勾引。

她一步步的朝着于童走近,然后勾起新郎的手,然后笑道:“不好意思,让大家担心了,婚礼开始吧。”

院长看到她来这才松了口气,眉开眼笑的说道:“没事,婚礼正常参加就可以了。”

“开始吧。”苏小草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当苏小草挽着院长的儿子从于童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,于童的心抽紧了。

他不知道自己对苏小草是什么感觉。

但基于一个男人最基本的道德,她把第一次给了他,而他却要看着她嫁给其他男人。

“苏小草”

当苏小草越过于童身边的时候,他突然开口道。

苏小草恍若听不到他的声音,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经过。

于童仓惶的转身,直接把人扛在肩上,带着苏小草扬长而去。

没人会想到这样的变故,证婚人把新娘抢跑了。

“于童,你这个神经病把我放下来。”苏小草在他身上挣扎着,嘴里嘟囔着。

把他扔上车,带着她直接离开了婚礼现场。

“于童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,今天是我的婚礼。”苏小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近乎疯狂的男人。

她知道于童心底爱着苏茜,所以她不奢求要和他在一起。

“你是我的女人,你觉得我会让你嫁给别人?”于童的声音很霸道,但从他口中说出来却没有霸道总裁的味道了。

“嫁给谁不是嫁人,我为什么不选一个爱自己的人嫁了呢。”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,想要开车门下车。

拉不开门,苏小草这下子急了:“于童,你快放我回去,不要把事情闹大了。”

于童脚下的油门踩的更用力了。

“于童,我想要一个对我好,爱我的男人,如果你做不到,就请你不要阻止我争取幸福。从小我太缺爱了,我需要我爱的人回报我同等的爱。你不爱我我知道,所以我从来不奢求什么。既然你自己不爱我,就放手让别的男人爱我。”

“休想!”

苏小草悲凉的笑着:“于童你真自私,自己不爱,却还要霸占着不放,你到底算什么。我想要嫁给谁,我选择什么样的男人,那是我的事。”

于童猛的踩下油门,转头朝着她咬牙启齿的说道:“既然要选择别人,那为什么那天要和我上床。”

“上床不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吗?既然都是自愿,我觉得没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。”

苏小草的话让于童重重的垂着方向盘,神色难看至极。

“你休想再和别的男人结婚。”紧攥着方向盘,这句话几乎是从于童喉咙里挤出来的。

...

...

chaptererror();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