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来时绻绻,别后厌厌

第165章 至此终年

来时绻绻,别后厌厌 谷缪缪 4302 2019-12-03 08:58

  荣城。

城南陵园的一座墓碑前。

戴待弯腰将一束新鲜的菊花放上去时,听见身后走近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。

她转身。

“待待姐。”杜子萱弯弯眉眼,对她恬然一笑,神态间洋溢着静谧婉约,与两年前俏丽灵动的气质全然不同。

戴待回以温和的笑:“来了?”

“嗯。”杜子萱走上前。摆放好自己带来的花束,又用袖子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,才颇为满意地起身,“特意起了大早的,结果引昉有点拉肚子,耽误了时间,最后又比你晚来一步。”

“孩子没事吧?”戴待关切询问。

杜子萱摇摇头:“没有大碍。不过爸妈不放心,硬是带着引昉去医院做检查。”

“老人家,考虑得总是比我们年轻人周全。”戴待笑笑,顺着话题问道:“杜伯伯和杜夫人最近身体状况如何?”

“他啊,自打出来后,一门心思就投入在花花草草上。我都不敢告诉他,前两天引昉和引臻又摘掉他后院的一朵兰花。至于我妈,”

杜子萱稍稍顿了一下:“你知道的,那阵子家里的光景带给她身体的影响确实有点大。所幸最后一家人相安无事。这两年心情愉悦了,调理得还不错。毕婳医师介绍的老大夫,开的治疗头风的偏方也挺有效果。药是苦了点,不过引臻那孩子尽职尽责,每天盯着她喝药。她总不能在孙女面前失了榜样吧?”

几句话下来,不由自主地便扯到两个孩子身上,而谈起两个孩子,杜子萱的神采显然比方才又鲜活不少,看得戴待心生感触,按了按她的肩:“辛苦你了,带着两个孩子。”

“我说过,我一点都不后悔。”杜子萱翘了翘唇角:“我倒是担心他会怪我。毕竟从头到尾都是我一厢情愿,只是一场意外罢了……”

她的声音在最后弱下去,然后似重新打起精神,偏头看向墓碑上的照片,眸光悠远而温柔:“但不管怎样,我真的很感谢他,感谢他留给我这两个可爱的孩子。”

戴待没有接口,只是想起了某个雨夜的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。

“喂。杜子萱,你聊够了没?杜引昉这个臭小子已经快把我的骨头给拆了?!”

突如其来的抱怨打断了她们的对话。

闻声望去,正见不远处,杜子腾满面怒气地站着,一个小男孩像猴子似的挂在他的胳膊上,而他另一只手推着的孩童车里,小姑娘指着顽皮的小男孩,咯咯咯直笑。

两个孩子长得几乎一个样儿,而眉眼间,尽显某位故人的神态。

戴待目光轻闪,一时晃了神。

“你怎么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?”杜子萱迎上前。语气有点不满。

杜子腾当即反驳:“你以为这两位小祖宗好伺候?”

“亏你还是警察呢……”杜子萱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嘀咕了一句,从杜子腾手里接过孩子。他吗女技。

戴待迟疑两秒,有意无意地地扫墓碑一眼,问:“……不让他们见一见他吗……”

“再等几年吧……”杜子萱含笑摇头,随即对杜子腾眨眨眼:“我先带他们回车上。”

微风拂面,树叶沙沙。

少顷的静默之后,戴待主动打招呼:“好久不见啊超人。你不是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,隐匿各地,拯救地球吗?”

“能别一见面就膈应人吗?”杜子腾斜睨她,“从你嘴里说出的话怎么依旧这么难听?几年了,顾质还没调教好你?”

戴待不再打趣他,正正经经地问:“这次回来几天?”

自从两年前诈死,以卧底的身份潜入港城的贩毒集团,协助警察成功破获几个案子后。杜子腾便被特招编入某警队。

其实戴待觉得自己刚刚形容他为超人并没什么错。杜子腾的工作确实又忙碌又神秘,具体内容谁也不清楚,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从来不追根究底。

“不知道。”杜子腾双手枕在后脑勺望着天空,“或许是十天半个月,或许等会儿一通电话我就得走人。”

话落没多久,他紧接着便转口说:“这两年谢谢你对他们的照顾。”

戴待淡淡一笑。

杜子腾指的是自杜家出事直到他和杜君儒回来前的那段时间,她对杜夫人和杜子萱的帮衬。不过她并不敢居功,毕竟其实当初只是警察故意隐瞒了消息——杜子腾将功补过当卧底,为此杜君儒才被带走,对外宣称是“双规”,都是为了制造杜家衰败的假象。

“行了,”她推了杜子腾一把,嬉笑着揶揄:“好歹曾经夫妻一场,客套什么?”

“……”杜子腾抬了抬拳头:“你够了,别毁坏我单身贵族的硬汉形象。”

“你也小心我举报你警察打人。”戴待拍开他的拳头,随即用手肘捅了捅他:“喂,讲真的,你现在喜欢的还是男人吗?”

杜子腾的脸立刻在红白变换中最终憋成猪肝色。

以为他总得回敬她两句,结果他只是瞪了她一眼,一句话没说就转身就走。

难道真生气了?

不是吧,他如今浑身的男子气概,怎么肚量反而大不如前了?

心下纳闷着,忽听身后传来奶声奶气的着急叫唤:“等等襄襄!等等襄襄!”

戴待扭头看时,小顾易来到她身边,熟门熟路地勾住她的手指,和戴待一起看着后头走得跌跌撞撞的一个小丫头。

“坏蛋!”小丫头霍然站定不动,嫩嫩的小指头指着小顾易:“坏蛋!葛葛大坏蛋!不等襄襄!坏蛋!”

她不忘重重地跺脚,两戳小辫子都跟着抖三抖,小嘴撅得挂个油瓶应该没问题。

然而,她委屈的控诉和一脸快要哭出来的可怜模样并没有什么卵用,小顾易基本无动于衷,给出的唯一反应就是轻轻蹙了蹙眉。

表情颇为嫌弃的蹙眉。

旁观许久的戴待禁不住掩嘴笑,走上前将小丫头一把抱起,勾了勾她的鼻子:“怎么就是改不掉爱哭鼻子的坏毛病呢?长大了没有王子喜欢你可怎么办?”

小顾襄貌似并没听进戴待的话,手指依旧指着小顾易,嘴里不住地唤:“葛葛……葛葛……”

戴待瞥一眼小顾易,正见他背对小顾襄,大有眼不见为净的意思,背影透着一股子的高冷。

她看回怀里的小顾襄,伤脑筋地扶了扶额——小丫头貌似有点恋兄情结,偏偏心心念念的哥哥又不善于表达感情。

“这样好不好?妈咪允许你今晚和葛葛一起睡。”

一语出,小顾襄当即吸溜一下鼻涕,睁着忽闪忽闪的眼睛看着戴待,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水珠。

这会儿又听得懂人话了?

戴待轻笑着揉揉她轻软的头发,同时悄悄朝小顾易吐了吐舌。

“……”小顾易在心底默默地叹口气——爸爸说,家里女人最大。

“好啦好啦,”戴待把小顾襄从怀里放下,“快去给段叔叔鞠个躬,咱们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“嗯呐。”小顾襄彻底收起眼泪,乖巧地应着,主动对小顾易伸出手。

这一次,小顾易没有拒绝来自妹妹的亲近,握住她的手,一起行至墓碑前,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,

戴待安静地立在一旁,看着墓碑照片上那张面容温和的笑,脑中的思绪再一次飞回两年前。

*

听到顾质的叫喊,王牌霍然扭头。

耳畔“嘭——”一声巨响,像是地震般,整座宅子晃动。

然而,预料之中的血肉横飞并没有发生。

只见顾质和戴待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皆灰头土脸,却是谁都安然无恙。

“怎么回事儿?”

王牌飞奔回来。

拆弹人员指着戴待身上已显示为零的倒计时,判断:“假的。”一个小警员跑上前来报告:“老大!这里呆不了了!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!这宅子下面全埋着炸弹!刚刚炸的是第一发!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第二发了!数量太多!一时半会儿找不出全部的位置,根本拆不了!”

王牌没有一丝犹豫,当机立断下达命令:“撤!”

立马有警察上来帮忙扶着顾质和戴待一起走。

事情的发展和想象中的不一样,自炸弹炸开之后,戴待整个人就是懵的,等她晃回身来时,才发现她和顾质已经被带出来了。

她连忙扯住王牌的衣袖:“段禹曾呢?”

“他——”

又是巨大的“嘭——”一声,比方才更响,截断了王牌的话。

炸弹爆开的第一时间,身边的顾质以及警察就护着她一起扑倒在地。

鼻息间充斥着硝烟的味道。

戴待仰起脸,看整座宅子的轮廓在一片灰蒙蒙之中越来越模糊。

她的脑中终于记起,顾质和警察闯进房间的前一秒,段禹曾低声对她说的那句法语是什么意思了。

*

“妈咪……”

手掌上传来的温热触感将戴待从记忆中拉回。

小顾易圆溜溜的眼睛正盯着她,小顾襄则抱着她的大腿揉着眼睛打呵欠。

戴待一手抱起小顾襄,另一只手牵住小顾易:“走吧,我们回家,给葛葛过生日。”

路的尽头,斜靠着车那抹高大背影转回身来,目光穿过灿烂的阳光和淡淡的微风,遥遥笼罩在他们三人身上。

戴待静静地与顾质相视而笑,抬头望一眼高远的天空。

【戴待。对不起。】

禹曾……谢谢你……

——

《来时绻绻,别后厌厌》【全剧终】

作者:谷缪缪

于2015年7月27日

若‰初‰文‰学‰网‰独‰家‰首‰发¬

chaptererror();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